韩文清的老伴(阿晓)

每天都比之前更喜欢韩文清。这里是一只活泼天真喜欢运动的射手座韩太太

不怕死的我又来了QAQ

很早之前用手机画的法丝_φ(°-°=)虽然被我闺蜜说你画的这是个锤锤,没错我画的就是法锤锤QAQ手残怪我咯

不要拦着我,我还可以再撸一张出来,把手机换给我!!!【手机电量告急】
手机撸图不要太爽【pia!说不会用电脑手绘板会死咯】

👀虽然圣诞过了不知道多久了,手机撸图真的停不下来

没有酒吞的非洲阴阳师【段子】

写着玩玩而已,文本来源于午睡的梦
妖物性格崩坏,接受各种吐槽
【我特么除了小鹿男,骑狐狸的小丫头,酒吞童子其他都有了!酒吞你快来!快来!!!!】

(32/50酒吞童子)
“1、2、3、4……”
一个充满欧切【非】的寮内,樱花树下有团鬼鬼祟祟的不明物体正在念叨着。
姑获鸟抱着小奶松在一旁不忍直视的摇头,阿妈日常又犯病了。
“嘿嘿嘿…就快了,就快出来了!啊哈哈哈——呃呀!”
茨木童子刚刷完大蛇一进寮内就看到一团灰色的物体,想都不想抬脚踹了过去。
而包裹在床单中的某只也被风扑了一脸落叶。
我忍!不满的将挂在头发上的树叶扯掉后,翻了翻白眼道:“团子!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拿二三十个红叶回来给未来的酒吞做填房!”
茨木童子顶着【团子】的称号,一脸嫌弃的看着在落叶中挣扎的阴阳师“等汝什么时候将挚友接回来再说。”
“我这不在数碎片嘛!”
而在一旁的彼岸花看到少女不雅行为不禁无语的想着:数碎片就好好数啊,披着床单缩在树下,还点着香,旁边还放着贡品…知道的以为是在数碎片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招魂!
“阴阳师!吾已经等了两个月了!”茨木团子上前将落叶堆中的阴阳师拎起来气势汹汹的质问着,看样子一个不满意就是地狱之手伺候。
又来了…家里茨苗要“媳妇”怎么办?我无奈的扶额,这家伙要闹起来,除了寮内少有的几个大妖压制的住只在,其他的只是来送经验。
妖刀,荒川,荒,去探索了,雪童子和玉藻舅才刚回来,lv1上也是白上,阎魔,彼岸花和辉夜…算了,不能让小姐姐们战斗,战斗这么粗鲁的事情,当然只能我自己上,但掂量了下生命条,给连连套个盾估计不够茨木捏两爪子的。
看样子…只能智取。
“咳咳…团子啊,阿妈问你酒吞童子大人是不是很强大?”
“挚友当然是世界最强的,那和狡猾人类英勇奋战的身姿,还有吾和挚友战斗后身上每每传来的疼痛感,都让吾越来越迷恋他!酒吞是…!”
“停!那么酒吞童子大人身边是不是只需要强者?”妈妈咪呀,团子你怎么就是个抖呢…
“当然只有强者才配的上挚友,阴阳师你这种给挚友踩的资格都不够!”
呵呵哒,老娘也不想给你的挚友踩。
“最后一个问题,我和你谁强?”
“当然是吾!”
上钩了吧!哈哈哈!
“所以说,召唤式神是阴阳师也就是我的责任,照你所说,强大、迷人、英勇的酒吞童子大人不来,是因为我太弱了,我连你都打不过,你想想之前酒吞童子大人身边都是大妖,现在我连你都比不上,只追随强者的酒吞童子大人当然看不上我啦,所以只有我变的比你还要强,酒吞童子大人才会马不停蹄的来。”
“有道理。”
“团砸你终于懂了吧,这是所有的吞毛,你先凑合凑合。”反手将32个酒吞妖气碎片扔到茨木头上,看着瞬间白毛变红毛的茨木童子,我打了个哈欠很没品的伸了懒腰,顺便拿起一旁姑姑倒得茶。
不错不错,实力不够智商来凑!本人又一次和平解决了『没有酒吞』的内部矛盾,哈哈我真是太有才了。
茨木童子在一旁,看了看一脸惬意的阴阳师,又看了看从头上扒拉下来的【酒吞童子】碎片,大手一抓将阴阳师拎起来,朝着庭院外走去。
“卧槽……咳咳!团子你干啥!我……噗”
冷不丁的被一扯,还没咽下去的茶就直接抛物线喷出,我一手扯着领子一手摁着裙摆,卧槽!当我是麻袋吗?用拖的。
“让汝快点变强,汝不是说变强之后挚友会马不停蹄的来吗?”
“我……!变强不能着急。”等!你这痴汉茨木不应该有此等智商啊!不应该是被忽悠之后乖乖陪碎片去玩吗?!
“吾这有新接的委托,刚好100个,做完了汝就能变强了。”
茨木才不管别的,似乎是嫌弃拖着太费事,直接用鬼爪将拖着的家伙抡上肩膀。
“噗——”还没从腾空的惊吓中回过神来,就被茨木的肩甲怼到肚子。
hp-20昏厥ing.

酒吞你快来啊!我流着泪,在茨木的淫威下,被一群扫把精追着跑。
“阴阳师!拿出气势来!”
“我气势你大爷!”

右边是油左边是酸奶,我果断拿起了右边的倒入杯子…然后………呕…………QAQ

天知道我是怎么在滑雪服里穿了两条羽绒裤,两条数据,一条打底裤( ´◔‸◔`)

ヽ(゜▽゜ )-C<(/;◇;)/~来来来,我们继续去吃下一场

手机撸图,真的太喜欢autodesk sketchbook这个软件了,图二来源网络素材。
我也想被撸耳朵【没错我就是那个黄兔子哈哈哈o(# ̄▽ ̄)==O)) ̄0 ̄")】………kukuku……(痴汉笑容)
终于把学业全部搞定了,剩下就是实习实习!明年毕业哦呀哦耶!